麻辣烫太烫

春乏秋困,及时行乐。

_(:з」∠)_然后我的段子还没写完……

浪里虎鲸子ヽ(´o`:

有生之年还完了债


大概是因为鹅乱入所以33变鹅的故事

 @麻辣烫太烫


阿鲨啊你看我啊

感恩鲨老师 @深海某鱼 ,给我一次机会重新认识我自己【

在掉粉边缘疯狂试探。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笔名麻辣烫,因为喜欢吃。那时还不会长痘。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

正式算2016年。

被基友拉进坑,也算是首次碰见圈一类的汇聚地吧。

然后被基友第一次拉近的坑,冷坑。出于对角色的喜爱自割腿肉了。刚开始真的是幼儿园文笔,现在再看文笔,一定是因为鲨老师感动天地的亲情才点了我的名,感激不尽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就装逼不成遭雷劈,一心土味西天去...

   武当 王也
   收手吧专业户
   性格好
   观现世心如明镜
   能力强
   八绝技风后奇门
   还有钱
   中海王卫国公子爷
   目标高
   一个碧莲妙人难得执念
   一个神机铁马南墙不回
   全能型人才
   堪称精英中的精英
   目前战绩:

   屡战屡败 屡败屡战

   致心中最好的道长——王也

   生日快乐!

   感谢徒孙孙 @叫个啥好呢 画的封面!
   白天把尴尬更新一发!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①(青也)

架空古代AU

自设很多

介意右上_(:з」∠)_

王也女体警告——

1.

       王也是个道长。

       是虬渊山小道观里面的一员。

       师兄弟们兄友弟恭,勤劳上进,以至于师父练功,徒弟睡觉的他被衬托的无所事事,日常被师父拿着芒鞋抽地整座山鸡飞狗跳。不过出世追求大道,和同门插科打诨,就算是整天被师父爱的嫌弃。王也觉得这日子过得有人味儿,很享受。

 ...

『认祖归宗』①(青也)

chapter.1

在没有诸葛青的1051个字里


       巳时,林老大家最后一屉馒头蒸上了,他家的馒头是整个阳城顶有名的,隔天的老面发酵,祖传的糖碱配比,一双宽厚有劲儿的双手把面团揉的圆润油亮,蒸出来的馒头个个儿喷香扑鼻。可惜到了这个点儿,食客基本散得个七七八八了。林老大也不急,今天卖出去的已经挣够了本钱还多点儿,再卖剩的可以带回家吃下顿。

        就在这时,一只手出现了,在白胖的馒头上按下了五个深深的指印...

『钢羽』(杰埼)


 @喵酒 封面是猫去年的生贺

段子是建立在这幅图上延伸的(乱七八糟)的脑洞

作为送给 @子黑 的生贺!


不管是段子的本身还是由来感觉都很懵逼呢……


钢羽

1.天空被残阳染得昏黄


让大地偷得一份暖


黄色的小球从天边滚来


轻悠悠地落在男人的肩头


颈间的绒羽轻轻蹭着男人的下颚


带来一阵细碎的痒意


2.统购部的埼玉先生


养着一只鸟


活泼的黄色小鸟


“他还有这个兴趣。”


“还真没看出来。”


“我们可是连自己都养不活呢。”


讨论的人群突然周身一寒


向来缄默的King不...

『过气网红叶不修』④(all叶)

1,2,3有改动
改动比较大
建议重看
新年快乐。

1.甭管君莫笑怎么如火中天
陶轩反正是气的要死
当年换个麦都躲得跟黄花大闺女似的
现在见识到世俗世界的险恶了!
开始抛头露面了!

陶轩心情犹如被坏小伙拐走闺女的留守爸爸
委屈,难受还想哭。

2.“新人”进群了
职业群陷入了诡异的平静
每次这种集体踌躇的时刻
有个人总会出现
“别装了,叶秋叶秋叶秋是你吧?!是你吧?!是你吧?!?!”
蓝雨的机会主义者
妙啊

3.就他蓝雨的说了话
我不说话不就显得
我很怂
怕了他君莫笑?
不行!
这当然不可以!
孙翔脑子里这么一过
噼啦噼啦噼噼啦
“哟,新人,刚来要不要哥带你?”

出生牛犊不怕虎
后生可畏
勇士乎

4.“好啊...

『人生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从一而终的坚持啊』(杰埼)

「人生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从一而终的坚持啊」

强行写

“他”——埼玉

“骑士”——杰诺斯

1.高塔只能有一位公主呀


就像爱人只有他一个呀


2.没了公主的高塔会倒塌

没了高塔的公主会死掉

只有王子来到

诅咒才会破掉

2.他像是一个精致的公主

早上起来 面向太阳

撕腿毛 剃腋下 垫起胸 假发套

坐在窗边

他在风中笑

3.总是如此努力

日复一日的全力成为一个精致的公主

却等不来一位迎娶他的王子

4.不远的村庄

传着一首童谣

壮硕的肌肉

似血的腮红

丑陋的公主

要等到白头

5.塔下有个骑士

锈迹斑斑的铠甲

不知等候多久

黑幽幽的头盔

就像是没头

6.“跟我走吧。”

骑士被罩在阴影里

像要被吞掉

他摇摇头说道

“你不是王子。”

7.拉上木制的窗

换下灰白的裙装...

『九九乘法表』(杰埼)②

前:

这截然不同的画风——


       “不!这不可能!明明已经……”

       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声音。

       “是谁告诉你,只有献祭完成。”

       “我才会出来?”

       那团浓郁的黑暗中缓缓伸...

© 麻辣烫太烫 | Powered by LOFTER